大千教育集团(股票代码:870769)
陕西大千教育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18966839399凃女士

COMPANY NEWS 新闻资讯

西安幼升小入学问题越来越多,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来源:
日期: 2018-06-22
作者:

承诺的学位房无法兑现,开发区与行政区扯皮;

新落户群体子女、二孩政策子女入学问题……


入学难逐年增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该如何有效破解?


按照学区划分、免试就近入学是西安市教育局近年来解决幼升小问题的一个基本原则,这其中也明确了公办学校承担义务教育任务的主体,公办学校的学位数应满足辖区内义务教育学段学生就学需求,只有在公办学校学位不足时,民办学校才接受委托承担义务教育任务。


然而,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及城市人口的不断增加,上学难已成为城市发展过程中的一项民生难题,受到人们的热切关注。近几年来,几乎每年五六月份都是幼升小问题最为集中的时段。


今年幼升小反映问题是去年近3倍,问题类型也更多样。


为了掌握和分析每年幼升小问题所在,以5月1日至6月14日为期限,记者对2016年、2017年、2018年华商报新闻热线接到的反映幼升小问题的线索进行了梳理,2016年、2017年涉及幼升小有效线索均为30条,今年近90条。因为时间不同,反映上学问题的区域、群体等均发生着变化,在具体表现中的形式也不同。


根据信息,我们可以分析得出这三年幼升小入学问题的大致特点:


2016年

1.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就学问题突出,对居住证、居住时长、工作地点等要求不统一,导致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报名登记困难;


2.尽管在西安市购房,但因购房时间太短或者没有在辖区内工作,同样导致子女报名困难;


3.西安市户口,但因工作和居住地发生变化,导致要返回原籍就读。这一情况和外地户口长期在西安生活居住的情况相似;


4.因学区划分调整,原学区房学校发生变更。


2017年

1.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入学的条件不够统一,具体要求与实际情况有些出入,导致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报名登记困难;


2.因新建小区较多,开发商承诺的学位房、学区房无法兑现,也存在部分小区因未缴纳教育配套费无法享受学位房、学区房的便利;


3.因新建小区较多而新建学校太少,导致学区内学校无法承担学区范围内学生入学,致使大量学生被分流无法就近入学;


4.随着城市拆迁建设加快,部分区域拆迁后长期在外租住,上学问题无法妥善解决;


5.同为西安市户口,因工作生活关系离开户籍所在地时间已久,无法返回原籍的现实情况与学区划分要求返回原籍入学相冲突。


2018年

1.随着城市人口增加,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入学、转学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2.学区是按照行政区域划分,但配套的教育服务却简单以区域、户籍、房产等划分,导致入学登记出现多重标准;


3.人口流动明显增加,以户籍划分学区的方式,导致长期跨区域居住工作的西安人子女无法就近入学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4.因教育配套服务较差,导致学区房、学位房无法兑现承诺,同时也导致无法就近入学的情况出现;


5.因部分公办学校相对条件差,使得就近入学与“择校”现象矛盾突出;


6.拆迁后无法及时回迁导致无法在租住地实现就近入学,同时也存在拆迁前后入学条件不一的情况;


7.二孩政策放开,需要及时更新一户一人次享受学区内入学的政策。



分 析


入学难,到底难在哪儿?


1.教育资源调配难、学校配套跟不上是主要原因


随着宽松的户籍新政,更多的人涌入西安。西安今年“幼升小”、“小升初”人数剧增,记者调查发现,西安多个区今年的入学需求都超过预计,学位空前紧张。在开学前新建学校是来不及了,那么,教育部门如何保证这些学位呢?


2.老城区学位空余 新城区学位紧张


记者了解到,2017年,雁塔区幼升小入学人数为21060人,2016年为19000人。考虑到西安的“户籍新政”,落户门槛降低,雁塔区教育局预估今年的小学入学人数可能涨至2.2万人左右,而截至5月中旬摸底时,需求已增至2.4万人。


未央区在前期统计里,今年幼升小预报名人数已超过7500人,比2017年多3000人左右,随着七八月份新增落户人口增加,数字可能还会上涨。最近,未央区教育局正在全力解决学位问题。


记者从灞桥区教育局获悉,截至今年3月31日,灞桥区新落户人员子女0~18岁有3860人,幼升小需求有12278人,相比去年,增加约千人。灞桥区除了扩大班额,每班由45人扩至55人,还将增加班级数量。同时,逐步新建、改扩建学校。


有的区县学位需求激增,但有的区县学位问题并不突出。记者梳理了今年5月和6月关于入学难,发现反映碑林、莲湖入学难的热线很少。这是为什么呢?


一区县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分析:“城墙内建筑规模受限制,人口容纳度也就受限,新落户人员很多都在新开发的城区安家”,致城区成为“空心菜”模式。记者从公安部门得到的数据是,截至今年5月30日,西安共落户45万人,其中雁塔、高新占了三分之一。落户数据也证实,新增的人口更多地聚集在雁塔、高新、曲江、未央、经开等地,莲湖、碑林、新城新落户的人相对较少。


“碑林、雁塔入学人口少,有的班甚至只有30~40个孩子。”这名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说,尽管新区域学位严重紧缺,但老城区的学位没法给新城区的学区使用。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建议,上级如果能通过协调,把老城区空余学位给学位紧张的区域匀一些,学位紧张的区域就能松一口气。


3.区域划分调整,教育配套未同步调整


此前,昆明路有一段学区属于莲湖区,后来重新勘定学区界线后,划至雁塔区管辖。类似的情况还不少,以前建工路、沙坡附近等青龙寺以北的孩子都在碑林区上学,现在就要去雁塔区上学。


雁塔区一小学的校长说,最早以前,青龙小区业主的孩子们是在碑林区铁五小上学,青龙小区的配套用地当时批了一所中学,现在改成铁一中分校。以前是碑林承担青龙小区子女就读问题,现在划归雁塔区,过去坐不满的西影路小学,现在一摸底生源就超了。因为生源划过来了,但原来负担这些孩子的教育设施仍在碑林区。


如果要从根本上改善生源剧增的情况,最重要的是得有配套教育设施,“只能由市一级的部门进行协调,移交配套教育设施,这才是真协调,光拿文件协调不顶用,没有配套设施,都是‘白说’。”这名校长说。


4.生源增多,学校配套未跟进


学生增多,那师资力量能跟上吗?一区县教育局基教科的工作人员说,只要学校盖起来,通过社会招聘就可以解决师资问题。也就是说,比起师资力量,教育场所才是更大的难题。


城区教育部门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一直在寻找能作为教学用地的空场所,尽最大可能来接纳学区内的生源。据了解,今年,经开、未央、雁塔生源是最多的,长安区的学位也很紧张。


开发商钻政策空子,配套教育设施跟不上


随着西安城市规模不断扩大,新建小区如雨后春笋不断出现。陕西省实施意见明确,市、县、区政府要按照城镇居住区户数在4000户及以上配套建设一所小学(含棚户区改造项目),初中相对集中的规定统筹义务教育学校建设。


知情人说,有些房地产商通过各种手段拖延配套学校建设,配套用地拿到手了,但并没有当即建起学校,这也无形中增大了西安市的入学压力。


西安一教育工作者王先生质疑,没有超过4000户的小区,是否也应该有配套教育用地?“有的开发商会钻政策的空子,你建3900户,不够建一所学校。那周围如果有4个3900户的小区,都不盖学校,这近1.2万人的子女怎么上学?”而且,建在一起的几所单独的小区,在规划过程中,预留出来的教育用地应该集中在中间一处,“这边留一个角,那边留一个角,这样的预留用地无法综合利用。”


另外,有的新建小区在配套教育设施时,只配套幼儿园,小学问题却不涉及,“孩子们不可能永远上幼儿园,规划部门应该负起责任,按多少人口应该配套什么样的设施科学规划。”



回 应


教育主管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调查中,针对各类幼升小、小升初入学难的问题,记者分别联系了辖区教育行政管理部门。


根据教育部门的规定,小学班额不超过45人,初中不超过50人,雁塔区教育局为了解决激增的学位需求,今年班额将从规定的45人扩至55人,以此来接纳更多学生。


雁塔区教育局基教科工作人员说:“并不会出现孩子没学上的情况,这点雁塔区做得相对成熟,只要学生有雁塔的户籍,户口上有‘雁塔区’三个字,雁塔区都会解决学位,这包括开发区的孩子。前期将摸底的通知张贴在了每一所学校的门口,就是希望每一位有需求的家长能看见,而且摸底的基数里,也没有把开发区的孩子排除在外。”


未央区教育局在保证符合条件的学生入校也有一套做法,通过对往年入学热点地区进行调研,参照2017年学区划分方案,对热点学区进行了微调。同时,分批次登记接收学生,对于学区范围内入学儿童数量超过学校接纳能力的,学校按照招生程序招满后,其余学生登记造册上报区教育局,由教育局根据全区学位情况,按照相对就近原则统筹安排。


对于浐灞、经开户籍人口子女面临入学难的问题,未央区教育局称,经开区和浐灞生态区对本辖区符合条件的人员进行登记并在辖区学校合理分配,分配容纳不了的,可会同未央区教育局统筹协调。


同时,据记者了解,6月14日开始,经开区也已对各类入学难问题进行了补充登记。



破 题


两个办法破解开发区行政区上学扯皮


在近日家长反映入学难的问题中,最热的就是开发区与行政区权责不明,相互推诿,让市民弄不清自己到底该属于哪个区,孩子究竟被分到了哪个学区。


日前,西安市某开发区一名部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深层次剖析了这一问题的根源所在,“西安各开发区设立之初,是不设教育功能的,用当时的话说就是‘轻装上阵,超常规发展经济’,所以一般开发区管委会并未设专门的教育局,而是成立社会事务局或公共事务局来代管。但随着开发区的发展,管委会也不可避免涉猎一些社会事务,教育权就是其中最主要的社会事务。”


该负责人介绍,2013年,西安市提出要用5年时间在西安各开发区建36所学校,从那时起,各开发区在教育方面开始有了一定的职责权限。然而由于开发区机构设置的先天缺陷,学位的分配、学区的划分仍由行政区教育主管部门来行使,“就是说,我们开发区就算建了学校,还是要受行政区教育主管部门的业务领导。”


他表示,经过短短几年发展,开发区所建学校远远不够,无法提供足够数量的学位全员接纳开发区内的适龄儿童。而开发区和行政区交叉区域的教育权分管是原住居民由行政区管,外来新市民由开发区管。再加上一些原住居民在开发区买房等复杂情况的出现,造成诸多问题,行政区内老牌学校生源不足、学位充裕,开发区办学校却难以满足入学需求,此时学生就需要向行政区学校分流,“开发区要出钱向行政区买学位。”该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认为,就目前情况下,要解决行政区与开发区之间的这类问题,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开发区买断行政区老牌学校或是全部移交行政区管理。”他表示,现在的行政区个别学校由于办学不够灵活,导致家长不愿选择,造成学位剩余。开发区有资金,可以买断这类学校,获得完全自主的教育权,可以投资壮大师资力量,修缮校舍,把学校办好,让它们焕发新的活力,而全部移交行政区管理则也是为了方便统一调配。


第二种就是由西安市政府主导协调,开发区行政区各司其职,共同解决问题。“其实就是开发区在建设和投资上出力,而行政区有人脉资源,有地域管辖优势,就完全掌控教育权,两者默契配合,避免相互推诿扯皮现象。”他解释。


该负责人透露,关于整合开发区与行政区的教育资源早在去年就有过调研,但至今没有新进展。



建 议


政府牵头主导,厘清职责、跟进教育配套


今年作为西安教育改革之年,有更多的矛盾冲突,涉及更多的家庭和孩子,教育工作者们既在观望,更在研究(由于专家学者多在教育体系内,记者采访时未涉及单位及姓名)。


入学切勿一刀切,要有一个过渡缓冲期


西安的教育已到了必改之年,西安市教育局“一把手”到位后,能看到西安市委、市政府给予新的领导班子很大的支持,也就是这种力度,让百姓看到了希望。但在学区的划分、学校的归属地方面,时间仓促调研还不完善,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冲。


有时令行禁止并非一定是对的,一刀切也未必是好的。千万级人口的大西安,对于学生上学的一纸文件,很难管理得面面俱到,但对于家庭来讲,却是百分之百的大事。今年,各行政区域交界处学生入学难,矛盾突出,就是一个很好的警钟。


在行政地域之间的缓冲地,家长如何选择学校,学校如何选择学生,需要一个缓冲时间段。在谈到这个缓冲时间段时,该专家称,根据他的经验,三年比较适合。在这三年里,行政区之间可以根据每年孩子上学的问题,进行针对性的解决,在孩子上学方面,涉及的户口、房产、就近原则等政策一定要灵活使用,这样,家长也就没必要惊慌。


行政区域接壤处职责确定宜早不宜晚


西安上学难为何集中在高新与雁塔交界处,经开、浐灞与未央交界处?


根源在于老的行政区与新的开发区建校的方式不一样。老行政区域,公办学校或原来的子弟学校较多,而开发区多以民办学校为主。开发区将建校责任推给了开发商,公办学校少,民办学校多,过度市场化后,形成了上学贵、上学难。


未央与经开接壤处,交界线长、涉及面广,在教育、卫生等百姓基本需求方面,经开很大程度上并不完善,需要得到未央的支持和帮助。随着经开区的经济发展和基本设施的不断建设,这个局面在慢慢改变,但短时间内很难破局。


未央和经开行政区划分,多数都是以公路为坐标。在交界处,一条马路将一个小区划分成两个不同的区域。这样一来,一部分业主的孩子到未央辖区上学,另一部分业主的孩子就得到经开辖区就读。按以往的建校范围,势必造成同一个小区业主的孩子,一部分离校近,一部分离校远,孩子和家长都有意见。


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来讲,就是在行政区域划分时,调研不够,政府相关部门没有应急预案。


该专家指出,特别是有争议的小区,不能搞一刀切,需要一个过渡时间。孩子上学是大事,确保每个孩子义务教育阶段有学上是底线。行政区之间的教育部门为了少收孩子或不收孩子,在争议地段相互推诿,造成了学难上的紧张局势。这种紧张局势随着时间推移就会增加、升温,给政府形象造成了不好影响。


专家建议,对于争议地区,先接收孩子报名,涉及教育部门再协商解决,实在无法解决的,可以由西安市教育局出面协调。行政区域接壤处职责确定宜早不宜晚。


“民办”太强公办显得弱


高新区“入学难”话题由来已久,今年学区划分后,原来小区遗留下来的学区房、学位房;雁塔与高新行政划分重叠管理区;新西安人才引进等原因,造成了今年高新区入学难特别突出……用高新区一名教育工作者的话来讲,今年高新区入学问题较往年更难。


造成高新入学难有多方面原因,两个主要原因已引起政府相关部门重视。


其一,市民口中的高新难入学,其实指的是高新第一小学、第二小学、第三小学、高新国际学校这四所教学质量高却难入学的民办学校。反观周边多所公办学校,虽然硬件设施比较完善,却在教学质量上难以与之媲美。


而另一个原因是高新有其特殊性,作为西安经济引擎的高新区并不是独立的行政区域,它的社会公共服务,至少在教育方面的公共服务匹配不齐全,形成了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局面。


因为牵扯诸多利益,高新区和雁塔区每年都想下决心改变这个两管而又难管理的局面,但每次都是决心大、行动小,以致现在一年比一年难解决,而这种状态需要上一级部门协调统筹才能解决。


相关新闻 / News More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12/09
点击次数: 0
2019年11月24日至12月1日,陕西省妇联主席龚晓燕率陕西妇女代表团一行5人,赴英国和德国开展“指尖上的丝绸之路”社会组织能力建设交流活动。陕西省妇联网校校长,陕西大千教育集团董事长吴恒莉陪同调研。陕西妇女代表团先后拜会了英国陕西经贸文化促进会、国际计划总部、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国际计划英国办公室、国际计划德国办公室、柏林市政府、德国女企业家俱乐部、德国教育和手工业基金会、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等多家机构并与之座谈交流,走访了柏林英特思语言学校、德国多芬市妇女庇护所,推介陕西省妇联“指尖上的丝绸之路”系列活动,就社会组织发展、妇女儿童权益维护、中外妇女交流、未来合作项目等议题与其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座谈交流中,龚晓燕主席介绍了陕西省妇女儿童事业发展情况及省妇联开展妇女儿童发展、维权、扶贫、家庭工作、国际交流等方面工作的成效,推介了2020年即将举办的“指尖上的丝绸之路”——国际消除贫困与女性经济赋权论坛、“第四届丝绸之路女性创新设计大赛”等活动,就在女童教育、青年女性创业、性别平等宣传等方面开展合作达成了共识。省妇联下属单位女友传媒集团唐文华女士,在交流活动中以微电影形式讲述陕西女性发展故事、展示陕西青年女性就业项目的成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得到了项目资助方的一致认可,双方明确将延续合作项目。陕西省妇联网校校长吴恒莉女士介绍展示了陕西省妇联网校在儿童早期科学养育和脑科学在家庭教育推广普及和实践活动成果,与国际计划、英国文化教育协会、柏林英特思语言学校进一步展开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讨。陕西省妇联网校校长吴恒莉表示,在陕西省妇联的领导下,在陕西移动和大千教育的支持下,陕西妇联网校作为公益性社会组织,协助妇联积极开展家庭教育和早期教育活动,推动女童权益保护和实现幼儿教育资源均衡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中国和世界目前都处在大变革当中,儿童的早期教育尤其是大脑的发展引导是世界各国...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11/29
点击次数: 0
2019年11月26日,大千教育跟随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走进广州佛山南海区开展“未来学校研究与实验计划”实验项目。什么是“未来学校”“未来学校”是在社会转型,科技迅猛发展,社会对优质教育资源、个性化教育需求与日俱增的趋势下产生的,尤其是政府简政放权,推进制度创新和体制改革,鼓励多元办学,多形态育人,基础教育领域全面迎来供给侧改革的态势下,各种各样的教育探索在进行,而学校只有做出系统性的改变才能抓住这个机遇。此次,我们来到了佛山地区声誉卓著的一所名校——桂城中学。在“未来学校研究与实验计划”实验项目启动仪式后,各个分会场举办了不同专题的专家讲座。深圳市科爱脑科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贾少微教授在脑科学专题分会场进行了主题为《站在国家高度推动教育脑科学》的专家讲座。贾少微教育部中国教育智库网特聘脑科学专家深圳市科爱脑科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医学博士讲座伊始,贾少微教授向大家介绍了“人脑研究计划”与“脑的世纪”。21世纪是脑的世纪,各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早已充分认识到脑科学研究的重要性,在既有的脑科学研究支持外相继启动了各自有所侧重的脑科学计划。理解脑的工作机制,进而揭示人类智能的形成和运作原理,对人脑认知功能开发、模拟和保护,决定未来人口素质,抢占国际竞争的技术制高点具有重要意义。而大脑是如此的复杂,想要更好的研究大脑,则需要分子脑和细胞脑科学、系统和行为脑科学、认知脑科学、教育脑科学等等学科共同进行。而这些学科当中,教育脑科学则与我们的教育者、与未来学校息息相关。教育脑科学就是指教师应用大脑的研究成果,通过教育学的方法和手段,采用有计划的课程训练,促进脑力发育的体系。实际上,一直以来脑科学与教育就是相辅相成的。脑科学对于人类发育的研究、对学习脑机制的研究、对于社会互动影响大脑的研究,能为改进和完善教育方式及教育体质提供有利的依据。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一位教师都是脑科学家...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10/28
点击次数: 0
2019年10月26日,由陕西大千教育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主办,深圳市科爱教育管理有限公司承办的“一带一路创新人才计划”2019第五季Keylight“全脑之星-星际大奖赛”全国总决赛在中国深圳宝立方中心圆满举行。主持人樊而安、管璐璐     此次大赛吸引了全国58个地区两万八千多名选手参与,历经六个月线上海选、分区复赛,最终幼儿、儿童两个年龄段共计120名选手闯入总决赛。总决赛在形式上采取淘汰赛和对决赛的赛制,既为选手们展示高超的比赛技巧提供了平台,也让赛事的节奏更加紧张激烈。此次大赛将背景置于如同脑神经般浩瀚的宇宙当中,设置了记忆漩涡、星际迷航、空间大战、光速引擎共四大类十一大标准项目,分别从不同侧面综合考察孩子们的想象力、专注力、推理力、观察力、记忆力和空间能力等孩子们终身学习所需的各种能力。张翔吴恒莉贺光辉杨立梅贾少微管黎华周纲张丽虹张秀红高岡譲郑小红本次大赛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出席本次全国总决赛的嘉宾有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实验部主任张翔先生、Keylight全脑之星大赛组委会主席、深圳市科爱脑科学研究院发起人、执行院长、西安市丝路类脑科学研究院理事长、澳门脑科学与全脑教育研究学会名誉会长、中国自主品牌Keylight全脑教育创始人吴恒莉女士,未来学校脑科学教育研究院院长、世界园长大会首席代表、联合发起人贺光辉先生,深圳市神经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杨立梅女士,深圳市科爱脑科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医学博士贾少微教授,深圳市科爱脑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西安交通大学深圳研究院资深院长管黎华博士,西安丝路类脑科学研究院院长、西安交通大学校友总会理事会理事周纲博士,深圳市南山区教育科学研究院教研员张丽虹女士,国际脑智科学研究会理事会名誉会长、国际思维教育研究院青少年思维教育研究组特聘专家张秀红女士,Keylight全脑教育特聘国际专家、国际全脑潜...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10/14
点击次数: 0
金秋十月,伴着丰收,硕果累累迎来一场盛宴。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第十三届全国学术会议于2019年10月10日至13日在苏州国际博览中心盛大举行,本次大会主要对近年来我国乃至世界神经科学的最新发展及脑科学研究成果进行研讨交流。全国各大医院、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等单位的神经科学家、专家及脑科学教育家等3000余名专家学者出席了本次会议。本次大会首次设立了“教育脑科学专题研讨会”,主题研讨教育对脑科学的期待,脑科学对教育的影响,以此来推动我国“科教兴国”战略计划的实施。出席本次研讨会的演讲专家有:中国脑科学计划的筹建者和推动者杨雄里院士,南昌大学李葆明教授、大千教育吴恒莉董事长、华东师范大学周永迪教授、蔡清教授、浙江大学陈飞燕教授等。中国神经科学学会,是经国家民政部登记注册,具有法人代表资格的全国性学术社会团体,于1995年10月在上海正式成立。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的上级主管单位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已经成功举办了十二届年会。杨雄里李葆明周永迪陈飞燕蔡清杨雄里院士在本次大会上做了“脑科学与儿童教育的关系”主题发言,指出在脑科学和教育的关系中:首先要尊重脑科学、遵循脑科学、脑活动的基本规律;其次要对脑活动的规律不断探索,找出哪些是真正规律性的东西;最后,在现实社会里,教育作为塑造人身心的一种社会活动,教育必须遵循其自身的规律。在对脑功能发育的关键期讲到“脑结构和功能最容易为外界条件发生变化的时期,在这一期间。适宜的经验和刺激是运动、感觉、语言及其他脑功能正常发育的前提”。李葆明教授,做了“大脑前额叶皮层与儿童智力成长-母亲照料的重要性”的主题发言,阐述了母爱陪伴对儿童智力成长的影响。周永迪教授做了“关于基础教育质量提升的脑机制的一些思考”的主题发言,阐述了快乐教育的重要性。陈飞燕教授通过对训练珠心算学生跟踪研究阐述了“对执行功能训练对大脑结构与功能的影响”。蔡清教授做了“从脑科学到教育实践:以语...
扫码关注我们 24 服务热线: 400-115-1055 专注的企业,只做专业的事,更懂得为您提供优质方案
电话15202490299
邮箱:keylight@aliyun.com
地址:西安市凤城七路与永徽路十字路口向南50米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17 陕西大千教育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